Narcotics☆

關於部落格
公司搬家,新家網址http://blackchocolate45620.blog.fc2.com/
  • 645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APH‧英法】管他的標題反正就是H練習(18R))





正文─


「吶,亞瑟,你在看什麼?」有人從雕花長沙發後頭靠近,紅酒的味道、沙啞的聲嗓,還有披落的金髮,亞瑟不用抬頭就知道誰來了,對方的鼻息在耳邊吹送,連呼吸都能聽得一清二楚,亞瑟微微偏頭,避開那奇異的狀況。

「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。」亞瑟甚至連眼廉都沒有抬起,仍專注於自家出產的小說中。「咦!幹嘛看那麼陰鬱的書啊!」法蘭西斯嚷著,抓著沙發背更湊近亞瑟臉龐,也嚼了幾個字進去。

「還是歌劇魅影好!」最後,他這麼下結論。「是…………」亞瑟隨意敷衍著,他現在不想和法蘭西斯爭論,起碼得等看完這章節才行,因為每回和法蘭西斯吵架,總會花上很長很可怕的時間。

 

 

法蘭西斯在亞瑟身後得意的勾起嘴角。「承認了吧,哥哥我家的書絕對比你要好很多!」法蘭西斯哼著歌。「什麼!我只是不想跟你吵而已!」聽到這,亞瑟忍不住翻白眼道,連書都闔起來了。

 

 

糟糕,又要吵起來了。

「你剛剛自己說是的!」法蘭西斯賊笑著:「果然哥哥還是比較厲害呀!」「那是隨便回答的!可惡呀你想幹架嗎!」一扯到關於自家產品的優劣,亞瑟可顧不得紳不紳士,前不良少年習性又冒出頭來。

法蘭西斯的嘴角又往上提一些,那模樣說有多嫵媚就有多嫵媚,亞瑟被眼前畫面弄愣了會兒,回過神來法蘭西斯薄薄的唇已經貼上來了。

亞瑟反射性的捧住法蘭西斯還帶著鬍渣的臉,紅酒香氣逼人,還有淡淡的玫瑰花香。

法蘭西斯卻突然退開。

「原來你這麼想要我呀!」靠在沙發椅背上,法蘭西斯笑得更奸詐,亞瑟才發現自己被騙了。「總之,是哥哥我贏了唷!」法蘭西斯竊笑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手臂被粗魯的扯,法蘭西斯像被沙發過肩摔似的,跌到椅墊上。「臭傢伙誰說你贏了?」亞瑟瞇眼說道,身體壓了上來。

 

 

法蘭西斯只是笑著,什麼也不說。

 

 

熟練的手法,將法蘭西斯身上的衣服解開,亞瑟再度奪得身下人的雙唇,彷彿回到從前的海盜時代,掠奪地索取。

 

 

「嗯……」連同呻吟也一併納入自己嘴中,亞瑟拉動法蘭西斯礙事的衣服,直到白嫩的胸膛露出來。

「你也太白了點。」喃喃念著,亞瑟毫不猶豫的舔上眼前的雪白。「白……不好嗎?」法蘭西斯喘息著,被用非常不舒服的姿勢壓著,但他沒有抱怨。

亞瑟用啃咬回答這問題,一下子,鮮紅的咬痕被留在法蘭西斯頸邊,鮮明顯眼。

「嗯啊……」聲音更加沙啞,在亞瑟品嚐似地含住自己胸前的蓓蕾時,法蘭西斯享受的哼著,伸手摸向亞瑟胸前,解開衣扣。「怎麼怎麼可以只有哥哥我的衣服被脫呢……?」法蘭西斯將手探入亞瑟衣領中,厚實的胸膛隨著指尖被描出輪廓,亞瑟沒有理會法蘭西斯的騷擾,繼續向下探索。

已經可以從褲頭看見法蘭西斯鼓起的欲望,亞瑟隔著布料張口含上那凸起的小丘,用牙齒緩緩摩擦著。

「嗯!哈啊……」法蘭西斯叫了聲,隔了層阻礙,感覺卻更清楚,亞瑟牙齒造成的微微震顫,簡直舒服極了,他忍不住將雙腳勾上亞瑟的頸,讓亞瑟離不開,繼續取悅自己。

「好重……」亞瑟抱怨了聲,卻明白法蘭西斯的用意,他用牙齒咬住法蘭西斯褲頭的拉鍊,刷地往下拉,還是隔了層底褲,但腫脹卻因為阻礙解除而舒張的更開。

亞瑟乾脆拉下法蘭西斯的褲子,雪白的大腿、臀部盡收眼底,真是幅風景,亞瑟心想,用手指彈了彈法蘭西斯抬頭的欲望。

「啊……」法蘭西斯期待的喊著,不能否認自己是個慾望極深的人,把性愛當成補給品──其實自己就是專程來找亞瑟辦事的,只是這個似乎不用特別說明。

亞瑟哼了聲,用手搓揉法蘭西斯勃發的欲望。

「嗯啊、啊…………」法蘭西斯仰起頭來喊著,亞瑟規律的摩擦,不時還用指尖摳弄頂端,蘇麻快感電得法蘭西斯愉悅難以招架,也越發渴望越發受不了。

亞瑟順著筋脈用拇指施力,上下套弄,連指甲也上場,輕柔但故意的刺著,法蘭西斯一下下的呻吟,再再證明他很喜歡這種遊戲,亞瑟更用力的握住法蘭西斯的欲望。「哈啊…………」法蘭西斯的腿夾得更緊,幾乎要把亞瑟勒得窒息,亞瑟手中的欲望,頂端不停流出白色液體,也腫脹得不能再大了。

「亞、亞瑟、別玩了、哥哥、哥哥我忍不住了、快點……!」法蘭西斯求著,亞瑟嘆了口氣,總是這麼急躁,永遠不能像喝紅茶一樣優雅的進行。

「再等會兒,要是不先潤滑,你會流血的。」那這樣墊在底下的沙發墊就報銷了。

「好、好、快點!」法蘭西斯催促著。

亞瑟將手指伸進法蘭西斯口中,讓他暫時安靜了幾秒,法蘭西斯還用舌頭舔了幾下亞瑟的手,讓手指更快濕。

從一個地方取出手指,又從另一個地方進入。

「啊啊──!!」法蘭西斯繃起身子,亞瑟的手指探入他緊食的祕穴,來回搔刮。「啊、哈啊、嗯!」法蘭西斯用手抓著沙發把手,眼角泛出透明的的涙,臉頰因為快感而紅潤汗濕,閉著眼愉悅又痛苦的喊叫,亞瑟看得出神,將手指送得更深,刺上法蘭西斯最深處的柔軟。「啊啊!真的夠了!快點啊!亞瑟!」法蘭西斯身體顫抖了一陣,拚命扭動腰隻,等不及的邀請。

「好……」亞瑟確認已經濕潤得能夠進入後,便解開褲子,露出也已勃發的性器,捉住法蘭西斯的腰,一個挺身進入緊緻的入口,柔軟的通道瞬間包覆住亞瑟。

「啊啊!!」亞瑟填滿了自己,法蘭西斯尖聲叫著,抓在沙發手把上的指頭都壓白了。

好像是忍太久了,一下子,法蘭西斯便宣洩出來,黏稠的液體沾得他和亞瑟滿身。「你也太快了吧。」亞瑟一愣,說道。「誰……誰叫你剛才這樣玩哥哥我壞孩子」法蘭西斯的胸口劇烈起伏。「那現在怎麼辦?」亞瑟卡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地方,他究竟是要繼續做呢?還是要放走法蘭西斯?

「什麼怎麼辦?」法蘭西斯不滿的瞪了亞瑟一眼,撐起身子吻上亞瑟,舌頭毫無顧忌地竄進亞瑟口中。「都……都還沒上主餐呢,怎麼可以停?」法蘭西斯說道,亞瑟的性致被完全勾起,他用力壓向法蘭西斯。

「啊啊、嗯!」法蘭西斯興奮得喊著。

亞瑟開始活塞運動,法蘭西斯則弓起身子,盡力迎合,法蘭西斯原本頹軟的慾望再度緩緩挺立起。

「啊、哈啊、啊、啊、啊、啊!」不適合男人的嬌喘,此時此刻正從眼前人的嘴裡溢出,亞瑟細細品味法蘭西斯喘息哀求的模樣,汗水從臉頰滑落,滴在法蘭西斯白皙的腹部,暈開,暈成一片激情。

「再、再快一點、亞瑟、快、啊、啊、哥、哥哥我好舒服呀、啊啊!」亞瑟開始懷疑法蘭西斯到底有沒有所謂羞恥心,做愛時,再怎麼令人臉紅難以啟齒的話,他都能說出口,高分貝的求著,叫著,喊著。

「用、用力、亞瑟、嗯啊、啊、啊、就、就是那裡、對、啊、啊、啊!」似乎是頂到了法蘭西斯的敏感處,他忘情的高喊,亞瑟這時才想到這房子的牆壁並不厚,毫無隔音效果可言,而且他們身在的場所其實是平常用來開會的會議室,很有可能阿爾、王耀還有伊凡就坐在隔壁房間,這就糟糕了。

但法蘭西斯滿足的表情,早就將亞瑟的理智徹底割斷,他更加侵略的進攻法蘭西斯的敏感點,一點一滴的劫走法蘭西斯身上的一切。

一個用力,亞瑟感覺到法蘭西斯縮緊後穴,將自己緊緊夾住。「喂….你要放開我……我才能動呀……」一開口,才發現自己也是喘得可以,亞瑟捏了捏法蘭西斯的臉說。

「嗯、我、我不行了……」法蘭西斯睜開罩滿霧氣的眼說。

亞瑟端起法蘭西斯的下巴,低頭吻上法蘭西斯的眼角,還有那美妙的唇。

感覺到自己又被慢慢放開,亞瑟繼續頂撞著法蘭西斯,淫糜的水聲和肉體碰撞聲再度響起,還有激烈的嬌喊。

「亞瑟、啊、啊、亞、亞瑟、哈啊!亞瑟!

法蘭西斯把手移到亞瑟頸間,環抱住,到最後,他只能斷斷續續的喊著亞瑟的名字,代替一切要求的話語。

最後一次深入,白色的噴泉在亞瑟面前湧出,知道法蘭西斯已經滿足後,亞瑟也放鬆身子,將熱流注入法蘭西斯體中。

「啊──」法蘭西斯這一喊,比任何一次要大聲尖銳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緩緩退出法蘭西斯身體,亞瑟累得想直接趴下,卻無奈的發現,沙發從一開始就被法蘭西斯佔滿。「喂……讓點位置,不然我直接躺在你身上。」亞瑟喘著氣說。「我沒力氣動……」洩了兩次,法蘭西斯比亞瑟更無力,要知道每次高潮所花的精力,可是比跑步要高出許多呀。

 

 

「你再不動我就把你踢下去。」亞瑟惡狠狠的說,要不是法蘭西斯攪局,自己現在恐怕仍悠閒的喝茶看書。

「嗚哇你這個不良少年,居然對哥哥說這種話!」法蘭西斯叫著。

 

 

最後,也不知道怎麼弄的,亞瑟終於躺上柔軟的沙發墊,而法蘭西斯呢,則俯趴在亞瑟身上,讓亞瑟抱著。

 

 

 

 

兩人都熟熟地睡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終於結束了嗎?真是精力充沛呀!」真的在隔壁房間,王耀說。

 

 

「啊哈哈哈哈,怎麼這麼快!要是是HERO我可是能更久的唷!」阿爾說道。

「哎呀,不知道今天晚上該選基爾伯特好呢?還是托里斯好呢?」伊凡露出深不可測的笑容。










後記:
儼然是篇妄想的文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