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rcotics☆

關於部落格
公司搬家,新家網址http://blackchocolate45620.blog.fc2.com/
  • 645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銀魂‧土銀】朝曦

風從半開的車窗竄入,夾著腥鹹的海味,銀時手靠在窗邊,撐著頭,靜靜欣賞窗外風景,公路旁,深邃的湛藍肆無忌憚地鋪開,唯一的亮點,只有海面上倒映出的皎潔,隨著波瀾搖擺;星子還太淡太年輕,沒法子在暗藍之中留下痕跡──但他們卻在更幽寂的黑幕中閃爍,在更廣闊的舞臺上,低吟自己輕柔的小調。
「不冷嗎?」身旁的男人開口問著,仍直視前方道路,銀時搖搖頭,他知道即使男人沒回頭,也能明白自己的心聲。
土方手握著方向盤,在孤獨的公路上,以一種不疾不徐的速度前進,這條路他不常走,可說是陌生,但今晚,他突然熟悉起這條路,他知道哪裡有個彎,哪裡有個坡,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到達目的地。

「怎麼突然說要出來呢?」銀時臉貼在窗上問。「不曉得。」土方老實的回答。

不久前,他才開著警車在江戶吵鬧的路上攔下銀時,現在,他們共同在海邊公路上,享用寧靜。

「去晃晃。」土方是用這理由邀銀時上車的,他很訝異──卻也不驚奇,銀時沒有拒絕,沒有問要去哪,沒有問要做什麼,那是一種不費言語的信任。
他很高興銀時如此信任他,雖然事實上,就算他真想對銀時做什麼,恐怕也無法如願,銀時腰間的木刀光滑閃著柔柔的亮,溫柔地示威。

沒有鳴笛的警車違規停靠在路邊,他們兩人下車,踏入無人冷清的海水浴場,土方抱著一條車上備用的毯子,和銀時一起走在柔軟的沙灘上,沒有人,只有偶爾看見的飲料杯、落了一隻的沙灘拖鞋、空啤酒罐,鬼怪地訴著熱鬧的痕跡。
土方揀了塊乾淨的地方,攤開毯子鋪在沙灘上,和銀時一起坐下。
他想抽菸,但遲遲沒有拿出菸和打火機,他和銀時並肩坐著,海浪輕拍,歌聲沙啞,忽遠忽近。
「好亮的星。」銀時突然指著遠遠的海平面上,某個閃爍的光點:「聽說那叫做金星。」
「金星上面有什麼?」土方無意識地問。「什麼都沒有。」銀時回答「不覺得這樣的星球很無聊嗎?」
土方悶笑一聲,菸癮緩緩侵入肺葉,但他不予理會。

銀時突然站起身,脫下長靴,捲起褲管,拉著垂下的上衣,踏著細碎的白沙,走向海水的勢力範圍。
他第一次將腳探進浪花時,因為冰冷而瑟縮了一下,但最後,他仍讓雙腳都浸入海水中。
海浪忽地向前撲上自己的腳,一眨眼卻又轉身逃走。

玩興來了,銀時開始輕輕踢水。

土方看著眼前景象,不自覺地勾起嘴角,他踢掉皮鞋,拉下襪子,同樣捲起褲管,走到銀時身旁。
「像個小孩。」土方說。「我們半斤八兩。」銀時斜眼說道。

沒有任何目的,只是站著,貪圖海的輕撫,卻又不敢太過靠近,怕一個不小心,就被海給拐了。
過了很久,兩人才走回去──毯子因為沒有東西壓著而飛了,兩人追了好一會兒才捉到它,銀時唸著該把鞋子壓在上頭才對,一屁股坐回重新擺好的毯上,拍掉腳上的沙。
土方忍不住抽出菸叼著,但他突然找不到打火機,在他掏到臀部的口袋時,才想到打火機被他隨手扔在車上。
他又把菸塞回菸盒裡。
銀時竊笑著,土方有點狼狽,他吸了口鹹鹹的空氣,壓下癮頭,銀時拉了拉土方的衣襬,待土方轉頭後,又對著土方勾了勾手指。
土方知道銀時要做什麼。
他自己往前,貼上銀時柔軟的唇,舔著,親著,吻著。
銀時嚥了口口水,手將底下的毯子揉成一團。


沒有預警,海與天的交界處,一點一滴的白了起來,像是有人捉著畫筆,從那兒慢慢的抹上顏料,溼溼的、慢慢的,暈開。
兩人因為突然的白光而分開,土方聽見銀時輕輕地抽了口氣,朝陽新生兒似的在他們面前緩緩冒出頭來,有點頑皮霸道地奪走月兒專屬的舞台,晨曦織的細紗軟毯緩緩披到海上,閃耀得炫目。
銀時躺進土方懷裡,扯住土方,捉下來又是一吻。

「你還挺浪漫的嘛。」銀時笑著,土方不置可否。

拍了拍身上的細紗,海風撩亂了頭髮,身後萬丈光芒閃耀,兩人的的身影黑了,像是剪紙一般。
毯子隨意抓在手上,像旗幟一樣飄蕩,最後將兩人圍起,因為風的作弄。


沒有人知道,或許沒有人看到。
他們倆在那團團的帷幕中,又熱切地吻了起來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