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rcotics☆

關於部落格
公司搬家,新家網址http://blackchocolate45620.blog.fc2.com/
  • 645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APH‧獨普】Hören






正文─


靠在牆邊,用指尖撫過,那無生命、不自然的平滑。

基爾伯特將耳朵輕貼在那道冷硬的隔絕。

 

嘗試著,聽。

 

 

「上蒼……」空洞的聲音開口,想祈禱,卻不知該祈禱什麼,基爾伯特靠在牆邊。

 

他多希望這牆可以倒下。

 

 

路德維希,他這輩子的掛念,心繫之人,就在這牆的彼端。

 

只是一道牆罷了,他卻怎麼樣也無法翻過。

 

只能靠在牆邊,冀望,能透過這牆,聽見些什麼,笑聲、哭聲,什麼都行。

 

只不過是個弟弟,為什麼要這樣瘋狂?

那個混帳布拉金斯基曾不解的問。

 

「因為我是傻瓜,你這正常人永遠也懂不了!」極盡嘲諷,基爾伯特也不知道這能喚回什麼?那耀眼的金髮,還有藍色雙眸的凝視?

 

「該死!讓我走!」嘶聲吼道,基爾伯特發狂的無助的敲打著那牆。

 

從前即使獨自一人也無所謂,因為他知道,回頭,就能找到那可愛的小個子,他最親愛的弟弟,再過久一點,他更放心。

因為回頭,便是寬厚的臂膀,緊緊包覆自己。

 

只不過是個弟弟嗎……!他們之間,已逾越,道義倫理太過薄弱,束縛不了他們之間的激情,閉上眼,任雨水落下。

彷彿是路德維希薄冷的唇,又滴落在自己額間面頰頸部,還有乾裂的雙唇。

 

他的手指、他的氣息、他的汗水、他的擁抱、他的呼喊、他的呢喃、他的愛撫、他的溫暖、他的吻。

就像迷幻藥,侵入自己,霸佔自己。

 

而他對這一切上了癮。

不知道如何戒掉,也不想戒掉。

 

「救我!」終於找到,該祈求什麼,基爾伯特用額頭靠著牆哭喊。

 

「救我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路德維希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牆的另一端,路德維希緊抓著胸口的衣料,好心疼,好心痛。

但他不敢出聲。

 

他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對不對,但他不敢出聲,他怕,怕一回應基爾伯特的呼喚,會讓自己,讓基爾伯特更捨不得離開。

那對彼此沒有好處,理智上,路德維希這麼警告自己,但基爾伯特倒在雨中的畫面,不斷閃過他眼前。

他還記得那瘦弱軀體是多麼多麼輕,抱起來多讓人心驚,彷彿瓷娃娃,稍稍一掐就碎。

記得基爾伯特嘴上嚷著一個人也很快樂,其實多麼怕寂寞。

 

路德維希狠狠的捶了牆,希望藉由疼痛,逃離這些紛擾的思緒懷念。

 

 

 

「路德維希?

 

 

聽到這聲呼喊,路德維希心抽痛了下,他屏住氣息,軍人的本能讓他融入一切,彷彿也是這一隅景象的一部分,沒有了生命。

 

「路德維希!路德維希!你在、你在對不對?」基爾伯特拍打牆面,大聲問著。

 

路德維希用力捂住耳朵,不去聽那痛心刻骨的喊。

 

「路德維希?路德維希!不要不理我!回答我呀!回答我!我求你!我求求你啊!」基爾伯特的聲音淒咽,像把刀,狠狠地在路德維希的心上劃。

 

「路德維希!一聲也好,回答我!回答我!」基爾伯特拍得手都滲出血來,在牆上留下一道道紅色的痕跡。

他開始大哭。

 

 

槍響震耳,讓基爾伯特怔了怔,另一面,有人不斷的扣下軍用小槍的板機,一聲、兩聲、三聲。

 

基爾伯特知道是誰,他失聲笑著。

 

 

 

Jüngerer Bruder

 

Ich liebe dich

 

 

 

直到子彈都用光了,路德維希仍舊猛扣著板機。

直到他聽見基爾伯特輕喊。

 

 

Älterer Bruder

 

Ich liebe dich

 

他喃喃說道。

 

 

 

他有種預感,基爾伯特,一定能聽到的。

 

他這麼深信著。



















不負責任的沒保證德文教學小教室(遭毆))

Hören:聆聽
Jüngerer Bruder:弟弟
Älterer Bruder:哥哥
Ich liebe dich:我愛你




然後被說很短又被婊了XDDDDDD
唉呀管他的ˇ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