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rcotics☆

關於部落格
公司搬家,新家網址http://blackchocolate45620.blog.fc2.com/
  • 645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APH‧露法】癲狂-續─寬恕









正文─






大雪紛飛的樣子很虛幻,法蘭西斯赤腳站在街上,路上行人來來往往,彷彿是用飄地飄過他身旁,面無表情。

法蘭西斯轉身想攔住某個人,問問他這裡究竟是哪,卻又放棄。

人們很自然地閃過法蘭西斯,動作俐落卻又鬼怪,有點像某種天意,就是那些人在即將撞上他時,突然心情一轉,略略往旁邊移動了幾步。

 

法蘭西斯花了一點時間習慣,習慣感覺不到雪花飛過臉龐時該有的凍人,習慣呼吸時沒有整肺冷冽撕人的痛楚,習慣縱使只穿著單薄的衣服仍不覺得寒冷,習慣他和這世界隔了層薄膜。

 

法蘭西斯輕輕地走動,有幾次他忍不住去輕碰旁人,但除了路旁的流浪狗對他狂吠幾聲,似乎沒有人能夠感覺到他的存在,就是他用手輕戳某個正等著車子的人的臉,那人也無動於衷。

 

法蘭西斯不禁猜想以前自己走在街上時,是否也有什麼他看不見的人事物,俏皮地捉弄他一下。

 

穿過馬路,法蘭西斯甚至沒有好好等交通號誌換色,就是平交道他照樣闖過去,享受不需受到規制束縛的感覺。

 

 

來到那扇熟悉的門前,法蘭西斯靜靜思索了半晌,再次站在這裡的感覺很奇妙,法蘭西斯花了一點時間沉澱自己的心情,將可能會讓自己失控的一切安置好,試想著等會兒自己會看見什麼景象,法蘭西斯告訴自己,就是看見他抱著別人,也不許生氣。

然後法蘭西斯輕輕敲門。

不可能有人來應門,他知道,所以他幽幽地走進屋內。

 

房子裡還是那樣充滿獸皮毛毯和沙發,壁爐裡熊熊的火光看起來很溫暖,法蘭西斯有些渴望地將手伸向舞動的火舌。

他什麼也感覺不到。

法蘭西斯自嘲地笑了笑,無聲地走過。

 

他在某個房間裡看見他。

 

忘記進門前承諾的保持冷靜,法蘭西斯簡直不能克制地急跑過房間來到他身邊,卻沒有留下腳步聲,連喘息也那麼薄,法蘭西斯大口呼吸,寄望坐在單人椅上的他能夠發現自己的存在,但是不可能。

最後,法蘭西斯終於恢復冷靜,輕輕坐在那張椅子的扶手上,就像以前一樣。

伊凡在想事情,他的表情既專注又溫柔,就像以前他抱著自己時會露出的模樣,法蘭西斯的心猛地下沉。

他暗自祈禱伊凡想著的正是自己,而不是其他人,法蘭西斯發現自己無法忍受和他人分享這表情。

伊凡手裡捧著一杯冒著熱氣的飲料,通常都是自己替他熱的紅酒,但現在不一定,法蘭西斯低下身輕抿杯身,想知道伊凡喝了什麼。

沒有任何味道竄過他舌尖。

 

伊凡突然擱下杯子,站起身來,法蘭西斯趕忙跟在他身後,跟著伊凡在大房子裡走動,法蘭西斯慢慢回味著自己和伊凡在這裡曾有過的時光,他們第一次擁吻,就是在這個走廊上,伊凡那時低喃了聲:「小心。」然後拉住法蘭西斯吻上。

事後他解釋是因為法蘭西斯快跌倒了,而法蘭西斯也接受,縱使那根本就是胡扯。

法蘭西斯忍不住用手指輕觸嘴唇,想著伊凡的吻。

他看見伊凡停下,停在一間上鎖的房前,伊凡取出鑰匙,動作比法蘭西斯還要輕,他打開門走進去,法蘭西斯緊跟在後。

 

法蘭西斯呆站在門口。

他看著伊凡走到房間中央、某個躺在透明棺木裡的人身旁坐下,他看著伊凡梳弄那個人的頭髮、輕撫那個人的臉龐。

那個人還是那麼完美,讓法蘭西斯忍不住走向前,仔細地看著那個人──法蘭西斯自己,穿著乾淨的衣服,臉還帶著淡淡的血色,閉上眼睛的模樣好像只是睡著了,法蘭西斯想起伊凡曾偷偷拍下自己睡覺的模樣給他看,他覺得現在那個自己就像照片裡一樣,法蘭西斯有種錯覺,覺得自己會突然睜開眼睛醒來。

 

「晚安。」伊凡說,法蘭西斯抽了口氣,閉上眼睛感受那溫柔的聲嗓。

 

「你聽見了對吧……」伊凡問。

法蘭西斯走到伊凡身後。

「我正聽著。」法蘭西斯彎身在伊凡耳邊悄聲說道,他親吻伊凡的耳際。

 

時間為他們暫時停下歇口氣,法蘭西斯輕輕用手指勾繞伊凡的髮絲,聽著伊凡靜靜地說話。

甚至也不管伊凡說了什麼,能再聽見伊凡的聲音,法蘭西斯已滿足。

 

 

直到伊凡說出那句話。

 

你恨我吧?」伊凡問著,法蘭西斯的手指停下動作,他睜大眼睛看著伊凡,無法形容內心的驚訝慌恐。

「你該恨我的。」伊凡呢喃著,手指滑過法蘭西斯的睫毛,法蘭西斯抽了口氣,趕忙搖頭,然後想起伊凡根本看不見自己。

 

法蘭西斯不知所措。

 

不要原諒我,法蘭西斯。」伊凡輕聲嘆道,聽到這句話的瞬間,法蘭西斯用手摀住嘴,淚水一下子盈滿眼眶、滑出。

「不要這麼說,伊凡……!」他喘著氣喊著,但伊凡只是看著自己的屍體,沒有理會自己繼續說:「千萬不要原諒我,法蘭西斯,但要記得我愛你。」

伊凡握住法蘭西斯的手,握住法蘭西斯的身體的手。

 

「我愛你,伊凡、我也愛你、我不恨你、我原諒你、我愛你……」法蘭西斯在伊凡身旁大喊,甚至緊抱住伊凡,心疼地哭著,大哭著。

他多希望伊凡能聽見自己的聲音,他多希望伊凡能聽見自己。

 

 

但伊凡只是低下身,親吻法蘭西斯冰冷軀體的唇,連看都沒有看法蘭西斯一眼

 



















8/2 01:49
想了又想,決定還是抓回來重改,雖然改了似乎也沒多好......
然後我又想在補一篇露樣觀點的後篇(巴頭))
我的天呀我覺得我補上癮了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一篇我覺得我沒辦法很深切地表達出法蘭西斯心中的悲慟,那種距離極近的分隔......
話雖如此,我還是希望葛格能夠幸福呀......所以伊凡你這傢伙就抬頭看一下旁邊吧ˊ3ˋ

至於我查什麼資料,看完文章各位應該都很清楚了吧──就是屍體保存
但是我才開第一個網頁,馬上就看見很醜的嬰兒乾屍......(噁
最後是醉月桑很好心地提供我資料:列寧墓
也就是前蘇聯領導人列寧,一開始他的遺體被完整保存下了,是真的很漂亮的保存
(不過現在似乎已經火化了...?))
但既然露樣家有這本事,那就不用多作解釋啦,反正露樣就是有能力嘛.....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