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rcotics☆

關於部落格
公司搬家,新家網址http://blackchocolate45620.blog.fc2.com/
  • 645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APH‧露中】陳年-瞳









正文─






 

或許,他們之間的糾葛,就是從那一紙約開始,又或許,是更早之前。

住在北方的那人究竟是不是同伴,他不曉得,稱不稱得上是敵人,他也不清楚。

 

四千年來動盪平靜轉變遞嬗,他曾經自詡為天,在他以為的世界的中心輝煌,他可以一一細數自己經歷過的時代,可以清楚記得那榮耀的每一分每一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如今,一敗塗地之後,那些回憶就是配茶也難以嚥下。

 

 

終於明白刀劍拳腳鬥不過鐵鎗火砲時,早已付出慘痛代價,眼見著廣大的國土被割得四分五裂,他很絕望。

更令他吃驚的,不是那些遠渡重洋而來的貴客。

 

反是那他從未注意的鄰居。

當那人以高踞的姿態出現時,他恍惚看見一個孩子坐在屋簷上天真地笑望自己。

 

然而,那雙望不見底的紫眸,難以看清、難以理解、難以猜透、難以捉摸。

 

就像那片冰冷大地、大雪紛飛時花了眼前一樣。

 

吶,我想要這裡。

 

那人說,用筆在地圖上勾出一條長長的線,沒有因為,沒有所以,只有孩子般任性地要求,不准許拒絕。

 

為什麼?

 

問了也是沒用,他很清楚,但為什麼自己會答應,他不明白。

 

是不是當時的落魄使他昏了頭,還是其他種種。

 

 

 

然後,開始他們之間的愛恨情仇。

 

始終不懂,原因是什麼?

 

當那人幫他時,當那人害他時。

 

那人可以為他掙回一塊失去的地,轉身又捉起槍朝自己扣板機。

 

為什麼?

 

之後,他明白那人做的一切都只為自己,假惺惺地幫助、支援,都是。

 

他厭惡憎惡至極,帶著滿身傷痕。

 

煙硝瀰漫的大時代,嚐足了苦頭,嚐足了辛酸,他都牢牢記下。

 

但,他發現自己的腳步蹣跚了,跟不上那些孩子們,只能遠遠地觀望。

 

看著他們互相競爭,跌了又站,站了又跌。

 

那人也是。

 

跌得很重很慘,就像他自己。

 

他靜靜地看著。

 

看著那人跟他一樣落魄。

 

 

 

 

然後。

 

那人又站起來了,以他想像不到的氣勢。

 

雖然那時的自己也已療傷完畢,卻遠不及那人恢復的好。

 

那人向前走了幾步,突然轉身。

 

吶,要我牽你嗎?

 

那人問。

 

他猶豫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然後他伸出手。

 

 

然後他被拉起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然後他又站穩腳步。

 

重新在洪流之中站穩,他感嘆萬千,只是,過去的光榮,他似乎又有勇氣拿出來下酒。

 

只是,世界仍是不穩。

 

那人立於兩極的一端,和遠於彼方的年輕小夥子互相較勁,以他無法想像的方法。

 

他試著幫忙,試著幫忙,漸漸,也被捲進那巨大的爭鬥中,在那冷凝的氛圍內旋轉。

 

爭戰殺伐,時間擺盪而過,曇花一現的短短幾十年,染上的鮮紅不比過去千秋萬歲的時光少。

 

也不再只是刀光劍影那樣單純。

 

那人隱在鐵幕之後的武力令那人得意又畏怯,一如大洋另一端的年輕人,天秤維持著詭譎的平衡,誰也不敢想像傾倒之後會是什麼光景。

 

戰爭、時代變遷、生離死別,都無可避免地出現,也許這是他經歷過最不安的一段時空。

 

弟妹們各各離開他,隨著戰爭起落,他一度懷疑這全是那人的詭計,牽著那人的手,他覺得自己被握得越來越緊,直到再也不能掙脫。

 

看不見盡頭也想不出結局,就像一部不知如何收尾的小說,終究,以最令讀者吃驚而難以接受的荒唐作尾。

 

起碼對他來說。

 

那人又一次脫隊,又一次拋下他。

 

又一次投身所謂無可抵抗的巨潮中。

 

他站在原地茫然,手心仍舊遺著那人冰冷的溫度。

 

反反覆覆地拋棄又緊握,每一次他就更恨那人一點。

 

也更愛那人一點。

 

直到他發現縱使分分離離,也再也無法轉變他注視著那人時,胸口腫脹的疼痛渴望。

 

他才發現,一切又只是另一項詭計。

 

 

為什麼?到底為什麼?為什麼要這麼做?

 

 

他問。

那個人,伊凡‧布拉金斯基,只是笑笑,然後低頭吻了他。

 

 








羞恥完畢(?
自從開始寫APH同人這條不歸路之後,維基美眉和辜狗大神成了我的好伙伴(拇指
常常為了查歷史、查風俗、查習慣、查語言、查一大堆東西打開他們......
所以我愛他們(喂?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