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rcotics☆

關於部落格
公司搬家,新家網址http://blackchocolate45620.blog.fc2.com/
  • 645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落星與貓─校刊小說組首獎








正文







落星與貓


我是個遇難者,我曾經是個商人,現在我是個遇難者。


浪跡天涯這麼多年,我不是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,只不過我是那麼地貪生怕死:在我那些不切實際的妄想中,我總是在一個繁忙的航道上翻船,接著被跟在後頭的商隊救起,結局圓滿、可喜可賀。



但現在我躺在這個地方、一個陌生的地方,我完全不曉得這裡是哪裡,也不曉得是否有人能找到我,絕望從我心底生出,我甚至開始回憶自己的人生──可悲的是,除了食星鯨偎到船邊向我撒嬌,再也沒有任何令我更高興的記憶,就是顧客捧著大把銀子給我,也不值得此刻的我欣喜,我現在的處境比死亡還悽慘。


我又感到茫然,剛穿過大氣層一路墜落,我頭昏腦脹,唯一值得慶幸的是:我還記得把防護裝置打開,那使我不致於被高溫燃燒殆盡;或者把身體撞得灰飛煙滅,我竟然還記得把防護裝置打開,求生真是一種可怕的本能;可是我所做的事情毫無用處──當我為了察看船所經過的蟲洞,而失足從甲板摔落時,我的腦裡一片空白,彷彿初生的嬰孩,我跌落宇宙幽寂的靜謐中,遠處的星光我搆不著,它們從我的指尖滑過,不曾屬於我。


我看見船員們擠到甲板邊露出驚惶的表情,他們張嘴對我大吼大叫,我卻聽不見;他們對我揮舞手勢,但我不懂他們想表達什麼──直到一個船員重重地敲了他自己的腹部,我才猛然驚覺他們希望我做的:把裝在我腰上的重力裝置解除,我就不會掉進蟲洞穿過整個宇宙,而會浮起,就像待在我的家鄉、我敬愛的婆紗星一樣:那是個被銀色的液體覆蓋的星球,我們活在其中,婉如活在一個母親最溫暖的子宮之中,受著呵護。


但我沒有解除重力裝置,如同我終究離開她的懷抱;我來不及救自己,如同我當初拎著行囊匆匆離去,來不及回頭望一眼她姝麗的容顏。


後悔是苦澀的酒,將人灌醉,也叫人心碎。


我緩緩撐起身子,伸出左手仔細檢查那枚套在我手上的戒指──那是我用婆紗之水做成的戒指,是我所擁有最珍貴的一切,我小心地確定它沒有受任何傷後,開始環視四周。


這是個看不見星星的地方,四周圍的燈光囂張地奪去它們的舞台,我被包圍在建築物之中,坐在狹小的巷弄裡我靠著牆,雖然沒有受傷但我很虛弱,我需要恆星的光芒──我們一族賴以維生的東西。


驀地一陣細碎的聲響傳來,有什麼東西從黑暗中輕柔地踱步而來,我瞇眼努力想看清究竟是什麼東西靠近我,一對圓形的光點浮現巷底,鬼火般晃晃悠悠地靠近。


咂咂、咂咂,怪異的聲響迴盪,黑暗中誕生出黑暗之子,一隻渾身覆滿黑色細毛的生物出現在我面前,牠的爪子踏在地面上發出那詭異的聲音,一對蜜糖色的眼直直地盯著我,嘴裡還叼著一樣怪東西,有點兒像食星鯨,但我深知兩者截然不同。


「不好意思,請問您是誰……?這裡又是哪裡?」我抱著嘗試的心態開口問,那生物輕輕放下口中的東西,以優雅的姿態抬頭打量我。「咪嗚。」牠說。「咪嗚先生……或小姐?」我回問,同時我腦裡的語言翻譯晶片開始運轉,我暈眩了一會兒,直到我聽見一個柔如水的男性聲嗓才清醒:「你不是人類。」


咪嗚蹙眉看著我。「人類……」我喃喃地複誦,這對我來說並非陌生的名字:據說人類這個仍舊開發落後的種族是我們的遠親,我們有近乎一樣的外表──五官、四肢、毛髮,我們的婆紗星也曾是顆和人類居住的星球相似的地方,但隨著時間推進,我們漸漸演化成一種適合水生的生物,我們的維生系統從呼吸轉成光合作用,住在婆紗之水中,而我族的科學家正熱切地觀察地球,觀察人類是否會和我們走上相同的道路。


但是他們觀察的很辛苦,因為人類居住的星球離我們很遙遠、很遙遠,遠得在我族發現之前,沒有其他人知道有這個星球存在,沒想到我竟然會穿過蟲洞來到這地方──想到這裡我又感到難過,遙遠真是個殘酷的詞,我知道我的商隊不可能來到這裡,他們唯一能做的是回到鄰近的港口,宣佈我已失蹤這個事實。


但我仍試著振作,將注意力轉到另一件使我好奇的事情上:我疑惑地看著咪嗚,我和人類是如此相仿,就連我自己也無法確切說出我們之間外表上的不同,咪嗚卻一眼看出。「您怎麼知道我不是人類?」我問。「人類不會浪費他們寶貴的時間來詢問我是誰,況且……」咪嗚保持牠優雅的姿態走到我身邊,直直地盯著我的雙眼說:「沒有人類有跟你一樣顏色的眼睛。」我眨眨眼,我的眼睛是什麼顏色我不會形容,但我的船員曾這麼跟我說:「船長,你的眼睛是星辰的顏色。」也許正是如此。


「你叫什麼名字?怎麼會在這裡?」咪嗚坐在我面前問。「我的名字無法對我族以外的生物說出,但認識我的人都叫我船長……還有,我遇難了。」我回答。「船長……」咪嗚細細咀嚼這個字彙,牠似乎對這個詞很感興趣。「遠來的客人,歡迎來到台北,台灣的首都。」咪嗚禮貌地說。「謝謝您的歡迎……」我苦笑回應。「你是坐船來的?」牠問。「某方面來說,是的。」我回答。「會有人來救你嗎?」咪嗚又問。「我希望有。」我誠實回答。


咪嗚認真地思索了一會兒,開口問道:「現在我照顧你,等到救你的人來時,你能帶我上船嗎?」「如果我幸運獲救的話,可以。」我說,我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答應這樣奇怪的要求,但在遇難時多一個可以依賴的人不是件壞事,縱使依賴對象是眼前這個比我嬌小很多的生物。


咪嗚轉身將牠原先放下的東西叼起。「你要吃魚嗎?」咪嗚問,魚顯然是他口裡物品的名字。「謝謝您的好意,但我不需要進食,我只是很好奇……」我道謝,咪嗚輕叫一聲,低頭咬開魚,翻出晶瑩、淡紅色的肉品嚐,我靜靜地看著咪嗚吃魚,也終於無法抵禦疲倦替我蓋上的薄毯,一連串的意外讓我感到疲憊,我竟不自覺地睡著了。


我作了個有關婆紗星、有關故鄉溫暖的夢,我在夢裡將戒指敲碎,隨著碎片一起回到婆紗母親的臂彎中,我的淚和銀色的水混合,像個孩子哭哭啼啼地發誓不再離開母親。





我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望著四周,前一秒我還疑惑著為何船艙變了個樣,下一秒我沉默地清醒,原本壟罩地球的黑夜早已退去,一道光斜射進小巷照在我身上,我閉起眼靜靜地感受光芒撫過身上的舒服,這是恆星的光、是我最喜歡的光,我陶醉了片刻,才聽見一陣喧囂的聲響,我轉頭看見巷子口人來人往,許多喊叫聲從那裡傳來。「那是什麼?」我問。「市場,是人類交換金錢與食物的地方。」咪嗚顯然也醒了,牠從我懷中跳到地面上說:「等我吃完飯,我帶你到處繞繞。」語畢,咪嗚便一溜煙跑走,留下我繼續沉浸在光亮之中。


但咪嗚離開不久,我便想起那個令人心痛的夢,也無心再品味恆星光芒的美好,我將婆紗之水脫下,緊緊握在手心裡,感受它輕如脈膊的微微跳動──那是它被我族稱為生命之水的原因,從我離開婆紗星之後,這是我第一次如此思念故鄉,也許此刻對我來說是種懲罰,懲罰我當初那麼輕易地離開她,只為求那些港口老水手口中的冒險、金銀財寶和名聲──但如今那些又有什麼用呢?


我能這麼大膽地在宇宙中闖盪,是因為那時的我知道:只要我肯,隨時能掉頭回到我深愛的家鄉去……


「怎麼了?」咪嗚不知何時回來了,叼著魚一面吃一面問。「我想家。」我簡短地說,旋即覺得眼眶濕潤,昨夜被勞累壓抑的情緒一下子湧出,我又說:「可是我怕我回不去。」「你要是相信你自己回不去的話,你就回不去了。」咪嗚說:「別忘了你還要帶我上船。」「為什麼您會想離開地球呢?」我問,咪嗚沒有回答,牠靜靜地吃完魚。


「你的家長什麼樣子?」咪嗚問。「都是水。」我想了想,用最簡單的方式形容。「那走吧。」咪嗚慵懶地打量我說。「去哪裡?」我問。「來就知道了。」咪嗚說。





所謂生死關頭我不曉得遇見多少次,在浩瀚宇宙間旅行絕對不可能是安全的──但我無所畏懼,由我掌控著我的船,帶著船員航過大大小小的危機,我們身經百戰,曾經成功逃出恆星爆炸的風暴,也數度擊退殘酷凶悍的海賊盜匪,只要在我的船上,我有信心能克服所有困境。


但現在我卻在生死關頭發楞,我有信心能在船上挑戰一切──但我現在踩著的地方叫做地球,我光是站都站不穩了,怎麼談挑戰?「快過來!」咪嗚在馬路另一端對我大喊,對我而言牠跟我之間大概有一個銀河系那麼遙遠,我試著移動腳步卻走不了,雖然地球的表面是那麼地堅固踏實,對我來說卻是搖晃不穩,太久沒有站在一個星球之上,我不習慣得連走動都沒辦法。


「快過來!」咪嗚喊著,我踉蹌地走了幾步,唰地某樣東西和我擦身而過,我旋轉了半圈跌坐在地上,一個箱子停在我面前,人類從裡頭探出頭對我大吼大叫。


剛和死神錯身,我驚魂未定,現在又得忍受翻譯晶片帶給我暈眩的不適感,我勉強爬起來站好,聽見那個人類對我罵著:「活膩了!」、「沒長眼!」我還不太能理解那些意思,只能狼狽地道歉。


「我以為我會死……」我連滾帶爬地來到咪嗚面前說。「別跟我說話!」咪嗚噓了一聲。「為什麼?」我不解,但我隨即發現一旁路過的人類皆對我投以詭異的眼光──彷彿我是個會傳染致命病毒的東西。「你不懂嗎?人類聽不懂我說的話!所以對他們來說你現在的行為跟神經病沒兩樣!」咪嗚低而急促地說。「神經病是什麼意思?」我問。


咪嗚發出呼嚕的吼聲似乎想以表示對我感到的氣憤,牠轉身頭也不回地走了,我像個犯錯的孩子跟在牠身後,但這樣對人類好像是更奇怪的光景,一路上回頭看我的人有增無減。


我沒時間理會,一面調整腳步我一面追著咪嗚,咪嗚的動作俐落,牠在人群中穿梭,最後又一溜煙地避過急駛的箱子們,竄到街的另一端,牠一貫優雅地轉身坐在那兒看著我。


我低頭吁了聲後又深吸一口氣,搖搖晃晃地跑起來,刺耳尖銳的聲音此起彼落地響,叫罵聲參雜其中,但我不管,我真的管不了,我只知道我終於越過銀河系來到咪嗚身旁,沒有駕駛飛船,全靠我自己。


我跌坐在地上大笑,發瘋似地但我不在乎──我的處境已經夠悽慘的了,沒必要再為了顧及人類的想法而裝模作樣,我現在只需要好好地笑,把自己搞得瘋癲也無所謂,反正我對於人類來說已經夠不正常的了。






坐在咪嗚口中的公車上看著外頭飛過的風景,我捧著寵物籃,咪嗚就躺在裡面打呼,我盯著窗上自己的倒影:我把身上帶的寶石拿出一點換成錢,買了些東西,也將原本穿著的船長袍換成簡單的人類家居服和球鞋──我並不習慣這樣的打扮,但咪嗚堅持這樣比較好,我也就順著牠。


窗外來來往往的人類和交通工具,讓我想起我在旅行時曾碰上一個B612星的小男孩,他說他來過地球──只是我現在所見和他的描述有很大的出入,我想也許人類已經進步許多;而我族的科學家這麼多年來一直觀察人類的成長,期待能從他們身上看見我們過去的身影──但我隱約認為:人類會有和我們完全不同的未來,就好比不會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生。


我也想起那男孩說:地球上有種叫做狐狸的生物要求他馴服牠,我開始猜想咪嗚是否也希望我馴服牠,不過現在看來被馴服的似乎是我,咪嗚有種叫人乖乖聽話的魅力。


「睡一下吧,免得你太累。」公車漸漸遠離市區,當我好奇地望著窗外慢慢改變的風景時,籃子裡傳來咪嗚悠悠的聲音,我溫順地照做,靠著窗戶閉起眼睛,公車的引擎聲和食星鯨的呼吸聲很像,我伴著那聲音安穩地睡了,有種我又回到船上、枕著星空入夢的錯覺。


「船長,起床。」彷彿才閉上眼沒多久,咪嗚的聲音就傳來,牠說:「該下車了。」我睡眼惺忪地起身下車。「這裡是哪?」我打著哈欠問。「你自己看。」咪嗚說,自己將籃子打開跳出來,我甩甩頭讓自己清醒,睜眼看著眼前,接著怔住說不出話來。


一大片湛藍在我眼前敞開,迎面而來、帶著水氣的風拍打在我臉上,我緩緩地往前走幾步,又畏怯地後退。


「婆紗之水?」我喃喃問著,真的太像了,除了顏色,眼前景象簡直和我思念的家鄉一模一樣,我渾身顫抖。「那叫做海洋,據說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從那裡誕生的。」咪嗚說。「所以她是母親嗎……」我的聲音也發抖。「走吧。」咪嗚說,領著我踏上一個奇異的地方,地板由許多柔軟細小的土黃物質組成,腳一踩便陷下去,我的球鞋裡一下子就裝滿那些小顆粒。


咪嗚帶著我來到一個最靠近地球之母的地方,四周都沒有人,只有我和咪嗚。「下去游吧。」咪嗚坐在沙灘上說:「但記得先把衣服脫下來。」牠一副帶著孩子出來玩的父親的模樣,我點點頭,將衣服和鞋子脫下褶疊擺好,裸著身子走向地球之母。


起初,地球之母用她微微冰冷的手撫上我的腳踝,我站在那裡好些時間,直到我確定地球之母並不排斥我,才往前投入她懷中,我的身體慢慢地被淹過,直到完全浸進深藍之中,在水中我才發現:藍只是掩飾,在這之下是個色彩斑斕的世界,絢麗奪目的景象令我吃驚,各種模樣、活生生的魚經過我身旁,長滿七彩生物的岩石替我鋪路,我小心地走著,越走越遠,頭頂上的水面也離我越來越遠,我繼續走著,越走越深,我開始哭。


多麼熟悉、多麼懷念的感覺,我站在一個異鄉的土地上,卻宛如回到婆紗星,我跪下來慟哭,成千的魚兒好奇地游過我身旁,我可以聽見牠們輕輕問我怎麼了?我是誰?為什麼在這個不屬於我的地方宣洩我的哀傷?但我回答不出來,只能不停地流淚。


我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回到我最深愛的故鄉,我親吻我左手上的婆紗之水。「我回來了……」我喊著,從我口中冒出的泡沫是我早該說出口的、對婆紗的道歉,一個離棄母親的孩子的道歉。


哭累了,我躺在海底看著藍;看著四周的魚兒安靜地陪伴我;看著眼前的海面隨著恆星的光芒變換顏色,從白光慢慢變成金黃橘紅的燦爛,最後又歸於孤寂深沉的黑。


魚兒說牠們累了,向我輕輕道別,我感謝牠們的安慰,起身浮出海面。


待在岸上的咪嗚躺在我的衣服上,牠動了動耳朵,抬頭看我。「把衣服穿上吧。」牠起身說,我抓起衣服,也不管身體仍濕漉漉的,一股腦兒地將衣服全套上,我坐在咪嗚身旁看著眼前的黑色的海和天上數以萬計閃爍的星子,內心有種無法言喻的平靜,我又躺下,躺在咪嗚稱為沙灘的地方仰望星空,我想起我曾認為這是個沒有星星的地方,現在我要收回這句話──從海底看來寂寞的天空,此時此刻有無數個發光的孩子在上頭跳舞。


「咪嗚先生,謝謝您。」我靜靜地說。「哪裡。」咪嗚說,爬到我身上躺著。





五年前的這兩個夜晚我永遠不會忘記,前一晚我遇難而落到地球,隔一晚地球卻讓我漂泊已久的心靈找到歸屬,這五年來我定居在這美麗的海岸邊,我拿我用寶石換來的錢在這地方開了家咖啡館,白天和同樣被這片海吸引的客人一起喝咖啡,晚上就和咪嗚坐在沙灘上看海看星星,我還是習慣凝視天空,期待某天會有一艘船從天而降將我帶走,雖然待在這兒,我不會感到無依無靠,但我不能否認:我仍強烈思念我親愛的婆紗星。


況且,我還得實現我和咪嗚之間的約定……「咪嗚先生,為什麼您會想跟我一起搭太空船呢?您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嗎?」我好奇地問,這是我五年來一直沒搞懂的謎題。「這個呀……其實我只是想成為第一隻上太空的貓罷了。」咪嗚搔搔耳朵,慵懶地回答:「狗族可早在五十年前就飛上太空了,我們貓族怎麼能輸給牠們?」


「我要成為第一隻和外星人一起上太空的貓。」咪嗚搖著尾巴說,聽來有些正經也有些胡鬧,我繼續微笑地數星星,地球之母唱著沙沙、溫柔的搖籃曲,哄我們入睡,我聽話地垂下眼簾。


半夢半醒之間,我恍忽看見一艘奇特而眼熟的船在星點間穿梭,輕輕地靠近這片海岸,輕輕地靠近我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 

 



 

評語GOT


其實我本來不是寫這篇的,但進行原本的作品時發現故事架構太大,於是在截稿那個禮拜緊急砍掉重練......
那時候一邊修羅一邊準備段考我都覺得我瘋了^q^
一度還打算放棄投稿...還好我有堅持下去!!!!QwQ!!!


這邊放幾個地下設定....


1.
其實船長是扶他(),就是我沒有很在意他的性別lllll
2.
船長掉落的地點在松山機場附近...簡單說就是我家旁邊的巷子()
3.
那片海灘是以「淺水灣」為藍圖
4.
台北漁市的超市很棒()


大概是這樣子
其實我很喜歡以台灣或者台北當作小說的舞台,之前寫過幾篇得獎的小說也是這樣
總覺得發生在身邊的不平凡的事情很有趣、更有想像空間XD



得獎超歡樂啦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

 

 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