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arcotics☆

關於部落格
公司搬家,新家網址http://blackchocolate45620.blog.fc2.com/
  • 645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小說寫手進化問卷






 

 

.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、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。

 

APH‧英法】生存確認

 

開頭:

法蘭西斯躺在沙發上,像是夏爾‧佩蘿筆下的公主,因為女巫的詛咒沉睡千年──亞瑟皺眉低罵,這不會是他最喜歡的形容,只是個不知為何竄出的念頭,法蘭西斯根本不能和公主畫上等號,眼前不過是個霸占沙發的鬍子男,飄逸的金髮是假象。

原本想粗魯的擰對方臉頰將擋他坐下休息的障礙趕走,但手才按上法蘭西斯的皮膚他就改變主意。

 

結尾:

「……」亞瑟花了點時間平穩呼吸:「……看你還活著嗎?

「被你救活了。」法蘭西斯說,金色的髮絲擺動。

 

自己最喜歡的部份:

他稍稍挪動法蘭西斯騰出一個小空位讓自己坐,伸手抓住法蘭西斯,彎身──不是吻住,是另一種更深層、不浪漫的。

 

 

 

.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、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。

 

 APH‧英法】五感-視覺

 

開頭:

法蘭西斯躺在床上,他剛才從沉沉睡夢中轉醒,平時他會搔搔頭然後溜進浴室裡沖澡,但現在的他只是微微撐起身子往一旁看。

亞瑟還在睡。

 

結尾:

短淺的睫毛緩緩掀起、一潭綠湧出,縱使黯淡光線之下,那翠綠、墨綠、葉綠、湖水綠仍鮮明地跳出,而這之中,瞳孔不見底的黑深得要人不法回頭地墜入。

 

「……早安。」亞瑟的聲音還帶著朦朧的含糊。

 

「早安。」法蘭西斯偏首、悄聲回道。

 

自己最喜歡的部份:

 純白的被單上、皺褶和陽光勾勒出以影子為墨的深色地帶,曲折地起伏,綿延至那肌理分明的身軀,精壯的體格浮著介於白與小麥之間的顏色,骨骼架起厚實胸腔,肺臟收縮時也跟著起伏,鎖骨陷落一個完美的弧度。

 

.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、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。

 

APH西法】Estrella & Séverin

 

開頭

她的名字是Séverin

Bonjour, Séverin.」早晨名叫法蘭西斯的男人親吻她。

她也叫Estrella

Buenos días, Estrella」早晨名叫安東尼奧的男人輕撫她的髮。

法語和西語她都說不出口,她唯一能回答的是:「喵。」然後親暱地舔兩人的臉頰。

她和她的兩個主人住在一起,而她的主人們是一對情人。

 

結尾:

「戒指不見的話我幫你找,找不到的話我再送你一個,新的不喜歡我就想辦法弄出你喜歡的模樣,如果這樣還不行的話……」安東尼奧笑著說:「我就把月亮和星星都摘下來給你當戒指。」

「傻瓜!」法蘭西斯笑出聲,緊緊抱住安東尼奧,他又說:「對不起……」

「你不需要對我道歉的。」安東尼奧說,低頭吻住法蘭西斯,他說:「我才要說對不起。」

「傻瓜……」法蘭西斯偎在安東尼奧懷裡。

Séverin或者Estrella,安靜無聲地走出房間,給兩個主人一點空間,她伸伸懶腰,走回自己溫暖的窩。

躺下前,她還先小心地將戒指移開,免得自己把戒指壓壞了。

 

自己最喜歡的部份:

 Séverin.」法蘭西斯堅持法文名字。「Estrella.」安東尼奧回答西文名字。

他們總愛爭,會爭上一個下午,結束時彼此擁吻,然後進房間。

「喵。」Séverin或者Estrella,這時會靜靜地不去打擾他們。

 

.請節錄約兩年前(或以上)所寫的作品之開頭、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。

 

【銀魂‧坂高架空】尋人啟事

 

開頭:

好不容易有工作上門,高杉卻在最後一刻停腳了。

 

『喂,高杉,你真的不來嗎?』看著同伴,高杉搖搖頭。『你們去吧,我在這等你們。』高杉說,隨意的找了張椅子坐下,同伴們聳聳肩,一個個跑進飯店裡頭。

這是個大案子,內容是陪酒和陪睡,只是看著餐廳裡頭嬉笑的人群,高杉頓時有種無力感。

他也不曉得該怎麼解釋為何有這種感覺,就乾脆由著它。

 

結尾:

兩人,終於尋到彼此的聲音、話語,和氣息。

 

自己最喜歡的部份:

當他再度睜開眼睛時,晨光已經在床單上灑了一大落,高杉輕輕起身,看著後頭的坂本,他的睡臉吸引著高杉,使高杉忍不住掏出手機,偷偷拍下這幕:

白色床單中,頭髮有些雜亂的男人緊閉著眼,在棉被中熟睡著。

 

 

.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,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。

 

APH‧英法】時空

 

法蘭西斯坐在窗邊,看來瘦了不少,起先亞瑟以為他來到那個難堪的時候,但他發現他身處的地方是華麗的宮殿,隔了幾百年之後。

他往前走幾步惹得法蘭西斯回頭。

「亞瑟?」法蘭西斯疑惑地喚著,亞瑟對他點點頭,他嘆口氣,亞瑟看見黑眼圈浮在他臉上,還有疲倦。

「我……」亞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,他猜到這是何時──法蘭西斯正經歷動盪、他的人民們群起反抗、他的上司被送上斷頭台。

 

APH‧英法】戲子

 

「嗨,西恩。」法蘭西斯一派輕鬆地對亞瑟打招呼,站在休息室裡,這是亞瑟第一次看見法蘭西斯穿著戲服以外的服裝,白色的襯衫描出法蘭西斯不再如少女一般纖弱的身體線條。

「席薇安。」亞瑟回應,他看著法蘭西斯翻著大衣物間,那裡面充滿無數件戲服,掛的、甚至是用塞的,時常會有演員開玩笑說:如果有人躲在裡頭,大概得到劇團關閉、東西都清空後才會被找到,亞瑟隱約認為這是可能的。

「我不知道我明天還會不會是席薇安呢。」法蘭西斯對亞瑟苦笑。

 

 

.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,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。(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,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←喂)

 

 APH西法】Pourquoi , Por qué

 

他靠向法蘭西斯──其實他並不從容,只是花很大的力氣忍住衝動──他吻法蘭西斯時有些失控地、但他很快又轉回克制,他的手滑過法蘭西斯的身體,架起法蘭西斯的腿翻出書包裡的潤滑液,午休不長、他們沒有太多時間,他用沾滿潤滑液的手開拓道路,法蘭西斯緊抱著他喘氣,沒發出太多聲音,只有一點細微的呻吟。

他將法蘭西斯的身體翻側,抬著法蘭西斯的腳往前撞進,法蘭西斯叫了一聲後將所有浪喊壓縮成短促的抽氣,他可以感覺到法蘭西斯單獨支撐的左腳在發抖,便將法蘭西斯拉往身上讓法蘭西斯攀著。

法蘭西斯的臉頰貼在他耳邊,放大所有喘息,他用力但不會讓法蘭西斯下午直不起腰,好不容易抽出空檔去搓揉法蘭西斯的敏感,法蘭西斯吻了他的鬢角,用壓抑的聲音表達自己有多舒服。

 

APH‧英法】Wine , tea or me?

 

咚地紅酒瓶被放下,法蘭西斯的頭被亞瑟強制壓回原位,他的臉貼在紅酒海中,動彈不得,拉鍊拉下的聲音好刺耳,亞瑟腫脹炙熱的慾望貼上法蘭西斯臀間的隙縫。「啊!」害怕和恐懼在心裡越釀越濃,亞瑟從來沒有這麼強烈地渴求自己,是因為酒精放大了什麼嗎?

情慾、性慾、征服慾、控制慾……

法蘭西斯在心裡細數著,後頭燒熱的慾火摩擦卻讓他難以專注。

突然想到,自己現在不也正抬高臀部向著亞瑟嗎?

說不定這姿勢對亞瑟來說是種明顯的暗示,能夠激發人類最原始的獸性:僅只尋求生理上的滿足。

就亞瑟的視線看來,現在的自己究竟是什麼模樣?

狼狽,又挑逗,是嗎?

法蘭西斯的思緒被突然擠入體內的灼熱打斷。「哈啊、啊!」從喉嚨最深處喊著,因為看不見,所以其他感官更加清晰──觸覺尤其是。

肉體和肉體之間的摩擦,疼痛,體溫,清楚得讓法蘭西斯頭皮發麻,他卻只能哀叫求饒,那一切他反抗不了。

 

 

.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/歡樂的文章。

 

 APH‧英法】丑

 

小丑似乎注意到法蘭西斯,他帶著孩子們走到法蘭西斯面前對法蘭西斯行禮。「Bonjour.」法蘭西斯微笑地回應,小丑對著法蘭西斯張開手臂──倏地許多花朵從法蘭西斯頭上飄下讓法蘭西斯嚇了一跳,他抬頭用手接著那些散落的碎花,宛如夢一般的情景讓他呆住。

小丑撈起法蘭西斯的左手遞到面具上的嘴邊做出一個吻的動作,將一顆紅色汽球綁在法蘭西斯的無名指上。

小丑又行了一次禮,被孩子們推著離開。「……Merci.」法蘭西斯輕聲說,在小丑走遠之後,在他回神過後。

 

 

.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/悲傷的文章。

 

 APH‧英法】不為你掉淚

 

所有人後退瞻仰時,他偏要突兀地向前、屈膝跪下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